同音字用错的笑话笑话搞笑|段子
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
女人推辞心情不好,说不干。可顾恺之却道,“做吧,做吧,人生能有几回‘勃’。”做完房事之后,顾恺之出来,朋友们问,“场面如何?”顾恺之长发一甩,道,“汗如倾河注海,声如震雷破山。”朋友们一听,集体道了一声,“靠――拽!”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,女人“砰”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,朝下破口大骂道,“顾恺之,你丫的,闪电战型的男人,我呸!”“不会吧?五分钟也叫闪电战!?”顾恺之还要理论,这时,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。“羞死我了,羞死我了”,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,大叫着连忙逃走。    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,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,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,踢跑正在“嘎嘎嘎”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,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,撞倒男人三次,吓跑女人五次,最后,掉到毛坑一次。     现在,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,已经大约半个时辰。     “天那,救救我吧!”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,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,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,“叫什么叫,大白天的,顾恺之,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!”     “大姐,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?!”     “废话!去年,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,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,现在,整个建康城里,哪个不知道你!”     “我的知名度这么高?不会吧,大姐!”     “知名度是很高,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”,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,“顾恺之,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,别人问你原因,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?”     “是啊,大姐。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?”     “对这个我到没意见。不过,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。我听说,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,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,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。对这种做法,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!”    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,“大姐,这是我的不是。以后,我一定改。不过现在,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?”    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,摇摇头道,“不行,这个毛坑又大又深,我不好救。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。”     “大姐,拜托,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?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,我还要你救做什么!”     “不要说丧气话嘛,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,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!现在,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,你怎么能不珍惜呢?”     “你救不救?不救,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!”     “这样不好吧。年轻人,说话是要负责任DI。”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。     “哇,大姐,你答应救我了?!”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。     “我不是救你,我是要用扁担打你。我叫你还乱说话不!” 
  从顾恺之“闪电战男”的称号和“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”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,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。     在这三个月里,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。 
  秀芝来得第一次,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。那天,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,“你说你爱我?”     “是啊。千真万确。万确千真。”     “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。而且,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。你是每天都有,每天都新。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,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。”     “其实,这些,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,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。我想,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。”     “想想?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?是意淫?”     “意淫太直接了吧。是神交而已。”     “神交?神交是什么?精神上的交配!?” 
  秀芝来得第二次,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。那天,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。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,“说,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?”     “我想通过此告诉你,我的心里有你,我的家里有你。”     “呵――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。还有,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,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,我是有眼无珠!”     “错!眼睛是心灵的窗户。现在,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,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。”     “好,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。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,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!” 
  秀芝来得第三次,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。在顾恺之所知道的“东床快婿”的传闻里,年轻时候的王羲之,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,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。这次,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。所以,现在,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。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,秀芝站住了,“顾恺之,你给我起来,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!”     “怎么了”,顾恺之爬起来,“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。”     “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!姿势画得这么性感!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,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!”     “这样不好吗?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,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。秀芝,你要知道,我是一个画者,一个写者,对我来说,无论是绘画,还是写作,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,一个沟通的过程。”     “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?”     “是。”顾恺之眨了眨眼睛,“秀芝,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,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?我想说得不是‘我爱你’,是‘我找到我自己了’。”     秀芝睁大眼睛,“顾恺之,你也知道吗,当你说出这样的话,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,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,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,乘机占我的便宜了。”     “给点面子行不行?你这样说,让我很为难的。现在,你说,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。”     “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,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。你说,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:‘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,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’?” 
  秀芝来得第四次,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《洛神赋图》挂了出来,“怎么样?我画的。”     “画得不错。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。”     “说对了。”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,“秀芝,你可以不喜欢我,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。当有一天,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,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,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,我的沟通。”     “是吗?”     “是。”     “可是,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?”     “能!只要精神不滑坡,方法总比困难多!” 
  秀芝来得第五次,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,“豁达,是一切都看在眼里,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。冷漠,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。秀芝,你告诉我,对你,为什么,我豁达不得,冷漠又不得?”     “说完了?”     “没有。还有最后两句。”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,面对着秀芝,“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,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。因为,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,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。”     “好,说完了。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‘女怕嫁错郎,男怕上错床’的问题。”     “秀芝,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?!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。女怕嫁错郎,关键是在一个‘怕’字,男怕上错床,关键是在一个‘错’字。”     “依你的这个意思,那也就是说,只要我不‘怕’,你不‘错’,那么,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,一个可上了?”     “对。” 
  三个月以后,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,建康城的人发现,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。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,“这个女人是谁呀?”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,“秀芝。顾恺之他老婆。”“不会吧?身材这么好!”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,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:“关――你――屁――事――”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女怕嫁错郎 男怕上错床
  女人推辞心情不好,说不干。可顾恺之却道,“做吧,做吧,人生能有几回‘勃’。”做完房事之后,顾恺之出来,朋友们问,“场面如何?”顾恺之长发一甩,道,“汗如倾河注海,声如震雷破山。”朋友们一听,集体道了一声,“靠――拽!”正当顾恺之听得洋洋得意面露骄矜之色时,女人“砰”地一声从阁楼上推开窗户,朝下破口大骂道,“顾恺之,你丫的,闪电战型的男人,我呸!”“不会吧?五分钟也叫闪电战!?”顾恺之还要理论,这时,他的朋友们已经大笑了起来。“羞死我了,羞死我了”,顾恺之一见情形不对,大叫着连忙逃走。     根据顾恺之事后的记忆,在他逃走的这次过程中,不小心踢飞正在搔首弄姿的母鸡一只,踢跑正在“嘎嘎嘎”对唱情歌的扁嘴鸭两只,引发公狗母狗对叫二十二次,撞倒男人三次,吓跑女人五次,最后,掉到毛坑一次。     现在,顾恺之正困在毛坑里,已经大约半个时辰。     “天那,救救我吧!”顾恺之第一百零三次这样叫时,一个肩担着两个粪桶的农妇正好经过,农妇放下肩上的担子道,“叫什么叫,大白天的,顾恺之,你在毛坑里叫什么叫!”     “大姐,你怎么知道我叫顾恺之?!”     “废话!去年,你在瓦官寺画了一幅维摩诘像,一下子募集到了一百多万钱,现在,整个建康城里,哪个不知道你!”     “我的知名度这么高?不会吧,大姐!”     “知名度是很高,不过美誉度就很低了”,农妇说着双手掐着腰站在坑边,“顾恺之,我听说你每次吃甘蔗都是先从头往根吃,别人问你原因,你说这叫越吃越甜渐入佳境是不是?”     “是啊,大姐。难道对这个你有意见?”     “对这个我到没意见。不过,你把你的这个观点用到追女孩子身上我就有意见了。我听说,你每次看上一个漂亮的女孩时,首先不是去追这个漂亮的女孩,而是先去追几个相貌丑陋程度不同的女孩做铺垫。对这种做法,你把它叫做越追越爽法或者渐入佳境法是不是!”     顾恺之眨了眨眼睛,“大姐,这是我的不是。以后,我一定改。不过现在,你先把我从毛坑里救出来好不好?”     农妇往毛坑四壁看了看,摇摇头道,“不行,这个毛坑又大又深,我不好救。不如你自己爬上来吧。”     “大姐,拜托,麻烦用用你的脑子想想好不好?如果我自己能爬出来,我还要你救做什么!”     “不要说丧气话嘛,你们读书人不是经常说,从哪里摔倒的就从哪里爬起来嘛!现在,有这么一个从毛坑里跌倒就从毛坑里爬起来的大好机会,你怎么能不珍惜呢?”     “你救不救?不救,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!”     “这样不好吧。年轻人,说话是要负责任DI。”女人说着拿起扁担往毛坑下放。     “哇,大姐,你答应救我了?!”顾恺之举起手在毛坑里高兴地大叫道。     “我不是救你,我是要用扁担打你。我叫你还乱说话不!” 
  从顾恺之“闪电战男”的称号和“今晚我强奸你全家你信不信”的话语在建康城里流传开以后,顾恺之待在家里已经三个月没有出过门了。     在这三个月里,邻家女孩秀芝来过五次。 
  秀芝来得第一次,是一个风高云淡的大白天。那天,秀芝一进屋就对顾恺之说,“你说你爱我?”     “是啊。千真万确。万确千真。”     “可是我听说你有三妻四妾的思想。而且,你这个三妻四妾的思想与别人的不同。你是每天都有,每天都新。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,一年你就有三百六十五天乘以三妻四妾的思想。”     “其实,这些,我只不过是想想而已,并没有付出实际行动。我想,你不应该因此而对我的道德水平产生怀疑。”     “想想?你所谓的想想是什么?是意淫?”     “意淫太直接了吧。是神交而已。”     “神交?神交是什么?精神上的交配!?” 
  秀芝来得第二次,是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。那天,顾恺之正端着酒杯站在院子里吟诗。秀芝一见到顾恺之就说,“说,你为什么要在你家的墙壁上画上我的像?”     “我想通过此告诉你,我的心里有你,我的家里有你。”     “呵――你也太无耻加天真了吧。还有,为什么我的画像上没有眼珠,你是不是想通过此来告诉我,我是有眼无珠!”     “错!眼睛是心灵的窗户。现在,我之所以还没有画你的眼睛,那是因为我还不能完全了解你的心灵。”     “好,这个就算你说得在理。可为什么我画像上的姿势,怎么看怎么像个骚货!” 
  秀芝来得第三次,顾恺之正袒腹仰卧在屋里靠东墙的床上。在顾恺之所知道的“东床快婿”的传闻里,年轻时候的王羲之,就是这样的造型在二十多个候选兄弟中突颖而出,被太尉郗鉴选为女婿的。这次,顾恺之已料到秀芝要来。所以,现在,他便也摆出了这么一个姿势。当秀芝急冲冲推门进屋看到这样姿势的顾恺之时,秀芝站住了,“顾恺之,你给我起来,我已经对你忍无可忍了!”     “怎么了”,顾恺之爬起来,“眼珠我不是刚刚画上去了吗。”     “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画得这么传神!姿势画得这么性感!你这样赤裸裸地暴露了我的内心,你叫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!”     “这样不好吗?不仅表达了你内心的诉说,又表达了你与这个世界的沟通。秀芝,你要知道,我是一个画者,一个写者,对我来说,无论是绘画,还是写作,都是我的一个诉说的过程,一个沟通的过程。”     “是心与心的诉说心与心的沟通是不是?”     “是。”顾恺之眨了眨眼睛,“秀芝,当你说出这样的话时,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吗?我想说得不是‘我爱你’,是‘我找到我自己了’。”     秀芝睁大眼睛,“顾恺之,你也知道吗,当你说出这样的话,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时,我就知道你的左手要来抓我的右手,你的右手要来搂我的腰,乘机占我的便宜了。”     “给点面子行不行?你这样说,让我很为难的。现在,你说,我这手是搂你还是不搂你。”     “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,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。你说,你为什么要在我的画像旁边写上:‘虽然我的眼神是纯洁的,但我的骨子里还是想骚的’?” 
  秀芝来得第四次,顾恺之将刚刚创作好的《洛神赋图》挂了出来,“怎么样?我画的。”     “画得不错。一看就知道是一个男的在死不要脸地追一个女的。”     “说对了。”顾恺之说着假模假样地咳了两声,“秀芝,你可以不喜欢我,但不可以不喜欢我的画。当有一天,你发现你喜欢上我的画时,你也就会慢慢地发现,你也喜欢上了我的诉说,我的沟通。”     “是吗?”     “是。”     “可是,你认为画中的男人能追到画中的女人吗?”     “能!只要精神不滑坡,方法总比困难多!” 
  秀芝来得第五次,顾恺之正面朝墙壁盘座在床上,“豁达,是一切都看在眼里,又一切都不看在眼里。冷漠,是一切都不看在眼里。秀芝,你告诉我,对你,为什么,我豁达不得,冷漠又不得?”     “说完了?”     “没有。还有最后两句。”顾恺之说着缓缓转过身,面对着秀芝,“人最大的智慧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,而是对待生活以及处理生活的态度。因为,问题是一个无限的范畴,而生活是一个有限的范畴。”     “好,说完了。那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‘女怕嫁错郎,男怕上错床’的问题。”     “秀芝,我看这个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?!在给你的信上我已经写得很细致很深入了。女怕嫁错郎,关键是在一个‘怕’字,男怕上错床,关键是在一个‘错’字。”     “依你的这个意思,那也就是说,只要我不‘怕’,你不‘错’,那么,我们便就可以一个可嫁,一个可上了?”     “对。” 
  三个月以后,当顾恺之从自家门口出去的时候,建康城的人发现,顾恺之的身旁多了一个女人。一些好奇的看到了就问,“这个女人是谁呀?”其中知情的听到了便说,“秀芝。顾恺之他老婆。”“不会吧?身材这么好!”每次顾恺之听到问话人这么说,他都会回过头冲那人笑一笑道:“关――你――屁――事――”
显示/隐藏
夫妻幽默爆笑笑话-CS狂热分子的一天
CS狂热分子的一天
7:00 S君起床,对着镜子郑重其事地道:“我是爆头王,我是CS第一高手。”室友睡眼朦胧道:“还以为你醒了, 原来还在作啊?”白了室友一眼,推开窗子大喊:“努力,奋斗。”去洗漱。
  7:20 水房,注视身边一人良久,问道:“你刷牙的速度是多少?你习惯用左手刷还是右手刷?” 对方沉吟良久,答:“2.0,右手。”S君道:“那么慢,那你能保证刷到每个角度的每颗牙吗? 对方不理,S君继续问道:“如果你用的是 
的牙刷,你...”对方忍无可忍,摔盆而去。
  7:35 室友帮大伙买早餐,S君问道:“为什么我这份没有鸡蛋?”答:“哪次你都不吃,看见哪人多就往哪扔。再不想为这事陪你打架了。”
  8:10 历史课,老师问:“为什么定扬桥战役会惨败。”被提问的答:“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。” S君道:“错,战术不利,两个守木门,两个守桥头,一个看水下。必赢无疑。”
  10:50 经济学 老师提问:“如果你的经济状况一般,但收入稳定,你会选择哪种投资方式?”
S君答:“O-2,B 31”
  11:30 食堂,刀切盘子‘滋滋吱吱’的声音让邻座一位MM忍无可忍,起身提醒道:“我知道您志向远大,要出国留学,想先养成吃西餐的习惯,可你就不能轻一点吗?”S君用细长的手指敲着桌子道:“你不知道轻刀与重刀的区 别吗?我详细解释给你听,刀有五种用法,你要熟记,将来打比赛时要用...”MM道:“我从不用刀打比赛,除非是侍魂。能杀人的刀法就是 好刀法,刀法有几种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如果你再不停下来这个食堂就要死人了,今天的死人,明天的新闻。”
  12:35 狂奔至校门口网吧,却停电。打电话去供电局质问,对方答:“紧急事故,抢修中。” S君道:“明白。”35秒后又挂一电话:“包还没拆吗?”对方不解,挂断。
13:20 垂头丧气回到学校,被室友拉去篮球场,参加弱的一方,连续十多个三分远投扭转战局。观众席掌声雷动,教练过来道:“同学你很有天分,我建议...”S君道:“我不会参加篮球队,我打篮球只是为了让自己投雷更准一些,就象我为了练键位而去报钢琴班一样。打篮球能带来巨大的收入,而打CS能带到巨大的快乐。”教练仍不死心,S君义正严辞地道:“你别再说了,就象樱木花道决不会参加柔道团,我的志向,是当一名狙击手。”起身欲离去,被一MM拦住索要签名,S君冷冷道:“对不起,我从不在活人身上喷LOGO。”大步离开。
  15:20 在网吧门口徘徊,心急如焚,烟头满地
  15:35 终于来电,冲入网吧抱住电脑痛哭许久,擦干眼泪开机。老板见是熟客,端来杯咖啡:“这是星巴克咖啡...” S君道:“我不需要你的咖啡,我需要你换一块好的显卡。”老板讨了个没趣,转身离开。
  17:20 来网吧的人多起来,被人郁闷,经确认得知不是作弊,站在那名高手身后认真学习,高手被看得不好意思,起身要走被S君一把拉住:“别走,再玩会儿。”高手道:“我网费到时了。”S君道:“我给你网费。” 高手道:“我没时间了,我要去...”S君道:“我给你时间...”
  22:50 往回走,路上一花枝招展的MM搭讪道:“小帅哥,打炮吗?很便宜的。”S君道:“我不打炮,我只打枪。” MM道:“一个人打枪多没意思啊?还是...”S君道:“对,一个人打枪没意思,所以我们经常一群人在一起打枪,通常是10个,5对5,看谁打枪快。” MM叹息:“可怜的学生。”
  23:20 室友不见S君回来,怕他在网吧与人纠纷,出去找寻,远远看见S君走过,想与他开开玩笑,潜伏在路边待S君经过时从背后将他抱住:“别动,抢劫。”S君很爽快:“手机钱包你拿去,别动我的鼠标。”
  23:30:回到寝室,开始聊女生。室友问S君:“你将来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?一定是...”S君道:“ 你错了,我一定找个不玩CS的女朋友。”室友问缘由,S君道:“道理很简单,男人都喜欢放浪的女人可谁也不会找放浪的女人为妻。”打开日记本,翻到936页:“今天爆头××次,被爆×次,良好。尚须努力。”
显示/隐藏
家庭幽默爆笑笑话-幽默的墓志铭
在英美等国随便走进一座墓园,都可以从林立的墓碑上,读到几则令人莞尔一笑的墓志铭。 最常见的一种墓志铭是用死者的身份和职业作文章。在英国约克郡地区,牙医约翰?布朗的墓碑上写着:“我一辈子都花在为人填补蛀牙上头,现在这个墓穴得由我自己填进去啦个铁面无私的财产查封官,这回查封的,是他自己。” 在英国德比郡的一处墓园中,有这样一篇铭文:“这儿躺着钟表匠汤姆斯?海德的外壳,他将回到造物者手中,彻底清洗修复后,上好发条,行走在另一个世界。” 另一种常见的墓志铭主题,是当事人的死因。在美国佛蒙特州安诺斯堡的墓园里,有一块碑上写着:“这里躺着我们的安娜,她是被香蕉害死的,错不在水果本身,而是有人乱丢香蕉皮。”在新罕布什尔州堪农镇上,一个教会执事为妻子刻了这样的碑文:“莎拉休特, 1803~1840,世人请记取教训,她死于喋喋不休和过多的忧虑。” 还有一类墓志铭是由他人代为撰写的,幽默得过了头,几乎成了尖刻的讽刺。 英国铎尔切斯特地区有块墓碑上刻着:“这儿躺着一个不肯花钱买药的人,他若是知道葬礼的花费有多少,大概会追悔他的吝啬。”英国许若夏普地区的一处教会墓园里,有一则碑文,令人怀疑是出自一个向死者求爱未遂的粗鲁男子之手:“骄傲而又矜持的玛莎?戴亚恩,总是神圣不可侵犯,她拒绝给予男人的,现在都给了蛆虫。” 一些父母为夭折的婴儿撰写的墓志铭也颇令人玩味:“墓碑下是我们的小宝贝,他既不哭也不闹,只活了21天,花掉我们40块钱。”有对夫妻为出生两周便夭折的孩子写道: “他来到这世上,四处看了看,不太满意,就回去了。”
显示/隐藏
电脑幽默爆笑笑话-电脑的性别
比尔先生和盖茨小姐都是电脑迷,常在一起讨论电脑。一天,他们为电脑是什么性别争论起来。   盖茨小姐认为电脑是男性,并列举出八大理由: 1.懂的事情不少,却偏偏不解风情。 2.总是需要备份。 3.没买回家的时候,闪闪发亮,买回家后,才发现黯淡无光。 4.要想让他干活,就得让他触电。 5.如果你按对了键,叫他干啥就干啥。 6.一点儿也不懂得含蓄。 7.常常被电压突变击倒。 8.最好的总是下一个。   比尔先生则认为电脑是女性,也列出了八大理由: 1.用复杂的程序做简单的事。 2.对一切都非常挑剔。 3.能听见你说,却未必能听懂。 4.多年来一直做着同样的事,有一天突然发现是错的。 5.总是要你扔垃圾。 6.问她怎么啦,答案总是“没事儿”。 7.少了一“点”儿,她就罢工。 8.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出错。
显示/隐藏
电脑幽默爆笑笑话-电脑的性别
  比尔先生和盖茨小姐都是电脑迷,常在一起讨论电脑。一天,他们为电脑是什么性别争论起来。  

  盖茨小姐认为电脑是男性,并列举出八大理由:  

  1.懂的事情不少,却偏偏不解风情。 
  2.总是需要备份。 
  3.没买回家的时候,闪闪发亮,买回家后,才发现黯淡无光。 
  4.要想让他干活,就得让他触电。 
  5.如果你按对了键,叫他干啥就干啥。 
  6.一点儿也不懂得含蓄。 
  7.常常被电压突变击倒。 
  8.最好的总是下一个。 

  比尔先生则认为电脑是女性,也列出了八大理由:  

  1.用复杂的程序做简单的事。 
  2.对一切都非常挑剔。 
  3.能听见你说,却未必能听懂。 
  4.多年来一直做着同样的事,有一天突然发现是错的。 
  5.总是要你扔垃圾。 
  6.问她怎么啦,答案总是“没事儿”。 
  7.少了一“点”儿,她就罢工。 
  8.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出错。  
显示/隐藏
电脑幽默爆笑笑话-电脑的性别
比尔先生和盖茨小姐都是电脑迷,常在一起讨论电脑。一天,他们为电脑是什么性别争论起来。    盖茨小姐认为电脑是男性,并列举出八大理由: 
1.懂的事情不少,却偏偏不解风情。   2.总是需要备份。   3.没买回家的时候,闪闪发亮,买回家后,才发现黯淡无光。   4.要想让他干活,就得让他触电。   5.如果你按对了键,叫他干啥就干啥。   6.一点儿也不懂得含蓄。   7.常常被电压突变击倒。   8.最好的总是下一个。 
 比尔先生则认为电脑是女性,也列出了八大理由:   1.用复杂的程序做简单的事。   2.对一切都非常挑剔。   3.能听见你说,却未必能听懂。   4.多年来一直做着同样的事,有一天突然发现是错的。   5.总是要你扔垃圾。   6.问她怎么啦,答案总是“没事儿”。   7.少了一“点”儿,她就罢工。   8.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出错。
显示/隐藏
电脑幽默爆笑笑话-电脑的性别
  比尔先生和盖茨小姐都是电脑迷,常在一起讨论电脑。一天,他们为电脑是什么性别争论起来。  

  盖茨小姐认为电脑是男性,并列举出八大理由:  

  1.懂的事情不少,却偏偏不解风情。 
  2.总是需要备份。 
  3.没买回家的时候,闪闪发亮,买回家后,才发现黯淡无光。 
  4.要想让他干活,就得让他触电。 
  5.如果你按对了键,叫他干啥就干啥。 
  6.一点儿也不懂得含蓄。 
  7.常常被电压突变击倒。 
  8.最好的总是下一个。 

  比尔先生则认为电脑是女性,也列出了八大理由:  

  1.用复杂的程序做简单的事。 
  2.对一切都非常挑剔。 
  3.能听见你说,却未必能听懂。 
  4.多年来一直做着同样的事,有一天突然发现是错的。 
  5.总是要你扔垃圾。 
  6.问她怎么啦,答案总是“没事儿”。 
  7.少了一“点”儿,她就罢工。 
  8.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出错。  
显示/隐藏
电脑幽默爆笑笑话-电脑的性别
比尔先生和盖茨小姐都是电脑迷,常在一起讨论电脑。一天,他们为电脑是什么性别争论起来。
  盖茨小姐认为电脑是男性,并列举出八大理由: 
1.懂的事情不少,却偏偏不解风情。   2.总是需要备份。   3.没买回家的时候,闪闪发亮,买回家后,才发现黯淡无光。   4.要想让他干活,就得让他触电。   5.如果你按对了键,叫他干啥就干啥。   6.一点儿也不懂得含蓄。   7.常常被电压突变击倒。   8.最好的总是下一个。     比尔先生则认为电脑是女性,也列出了八大理由: 
1.用复杂的程序做简单的事。   2.对一切都非常挑剔。   3.能听见你说,却未必能听懂。   4.多年来一直做着同样的事,有一天突然发现是错的。   5.总是要你扔垃圾。   6.问她怎么啦,答案总是“没事儿”。   7.少了一“点”儿,她就罢工。   8.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出错。
显示/隐藏
成人幽默爆笑笑话-谁动了我的乳房
  俺曾经是一头小猪,但在有人动了俺的乳房后,俺变成了一头乳猪,没准这会儿正在您的餐桌,您在动筷子以前,请一定听俺讲完俺的可悲经历。
  事情是这样的。
  那天早上当俺从美梦中醒过来的时候,俺发现窗外已经是日上三竿,也就是说,俺错过了早上吃奶的时间。俺的猪GG猪DD猪JJ猪MM们早已喝得饱饱地在猪圈里自由地嬉戏,俺老母躺在墙角,也在心满意足地睡回笼觉。俺事前并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平常的早上会发生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。俺摇摇晃晃地走到老母身边,在它那排漂亮的乳房前面停下来。一、二、三……对啦,第三个就是属于俺的乳房。俺迫不及待地含住俺的乳房吮吸,可是乳房居然事前没有任何征兆地拒绝给俺提供奶水。俺以为俺的力气用小了,于是加了加劲,但除了俺自己的口水,依然没有任何其它东西流进俺空虚的胃。俺着了慌,开始不顾一切地咬那个属于俺的乳房。老母大概被俺咬痛了,她睁开眼睛,吃惊地看着俺。俺在筋疲力尽之后终于明白,有谁趁俺睡觉的时候,动了俺的乳房,剥夺了俺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早上,美美地享受一顿奶水的权利。
  俺生平第一次愤怒,发出一声让自己也意想不到的吼叫:谁动了俺的乳房?!猪GG猪DD猪JJ猪MM们停止了喧闹,静静地看着俺,象在看一头从别的猪圈里闯进的小猪,而不是那个他们一直认为的快乐无忧不会发怒的兄弟。一时之间,俺竟然有些惭愧,于是冲他们笑了笑。猪GG猪DD猪JJ猪MM们立刻松了一口气,继续他们的游戏。俺老母也爱抚了一下俺,慈祥地再次进入梦乡。俺知道俺错过了一次追问谁动了俺的乳房的最佳机会。俺无助地站在那个干瘪的乳房前面,隐约地觉得这世界有些地方不对头:俺的乳房被动了,俺丧失了一顿应该的早餐,却没有任何人为此负责。
  俺终于鼓足勇气叫醒了老母:母,俺的早餐没了。老母好象还没醒过来:恩?不知道谁动了俺的乳房,把俺那份早餐给吃去了。哦。老母保持一种随时再睡过去的状态,打了一个哈欠,反正也快中午了,你就和中午一块吃吧。说实话,俺老母这样的回答合情合理,但俺不知道哪股筋给弄拧了,竟被她那若无其事的表情激怒了:可是那是一份本该属于俺的早餐!老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她再要入睡已不可能,于是有些恼怒:那又怎么样!它现在已经没有了,难道你要俺马上再给你生产出来?俺知道在这件事上老母并没有过错,但她这样的态度让俺觉得整个事件就该她负责:俺的乳房被动了,难道俺没有知道谁是凶手的权利?!这时,大哥走过来:三弟,你的乳房被动了,俺很同情你,不过,你把动你乳房的人称为凶手就太过分了,毕竟那是你的兄弟姐妹。这么说,是你动了俺的乳房?大哥一呆:你凭什么说是俺动了你的乳房?如果不是你,你怎么知道动俺乳房的是俺的兄弟姐妹?这里除了你的兄弟姐妹,就是老母。老母又不可能自己动自己的乳房,你说不是你的兄弟姐妹是谁?既然是兄弟姐妹动了俺的乳房,你也是俺的兄弟,你怎么证明不是你?俺……俺吸的乳房是第几个?这么说是二姐动了俺的乳房了?俺看着二姐。
  二姐慌忙解释:不是俺,俺每次连自己的奶水都吃不完,还让给大哥吃呢!俺转眼看着四弟,平时俺们六个,就数他的奶量最大。
  三哥,别看俺了,俺昨天晚上得了流行感冒,没胃口,俺连自己那份还没吃呢。这样吧,俺那份让给你吃好了。五妹、六妹的胃口比二姐还小,她们更没有理由动俺的乳房。
  大哥:还看着我们干吗!四弟不是说把他那份奶让给你吃吗?这话说得俺象在争一口奶似的,俺再次愤怒:俺就是想知道是谁动了俺的乳房!二姐:知道谁动了你的乳房又不能改变你的乳房被动了的事实。四弟:就是,有什么意思!俺有些气急败坏:俺的乳房被动了,难道俺连谁动了俺的乳房也不能知道?五妹:也不是不能知道,可是有必要象你这么较真吗?六妹:就是,又不能因为谁动了你的乳房就把他送上法庭。连老母也说:孩子,闹了这么一阵,也中午了,你还是吃你的奶吧。TMD,究竟怎么了?!好象出错的是俺似的。俺不仅被人动了乳房,还因此成了罪人!不行,俺不能让事件就这么不明不白。
  这不是关于谁动了俺的乳房的问题,也不是俺少吃了一顿奶的问题,这是关于一头小猪的权利问题。大哥冷冷一笑:说到权利,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个权利,谁授权老母身上这个乳房是属于你的,别人就不能动?我呆了,因为俺确实找不出理由:可是……可是平时我们不都是各吃各的奶吗?二姐: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吃第三只奶,但并不等于这只奶只能你吃,不能让别人吃!四弟:别跟他说,他疯了。天啦,这个早上,俺被人无辜地动了乳房,而现在,俺竟被这帮人说成是疯子!既然俺是疯子,俺就疯给你们看!
  俺发疯似的在每个奶头上吮吸--既然你们践踏俺的权利,俺也要把你们的权利扔在地上踩!
  猪GG猪DD猪JJ猪MM们同情而轻蔑地看着俺,并没有任何人上来阻止。他们轻蔑的表情只能让俺的愤怒火上焦油,俺对天长啸:俺只是想知道谁动了俺的乳房,难道这也有错!俺老母和猪GG猪DD猪JJ猪MM们都保持沉默,显然不想再激怒俺,可是俺的愤怒已是决堤的黄河不可收拾,俺在猪圈里乱跑乱撞,一会儿哭一会儿笑。
  这时,主人和一个陌生人进来了。
  主人跟那个人说:这只猪发猪疯,看来养不大了,就把它卖给你吧。那个人说:能把其它五只也卖给我吗?主人:不行,这几只肯吃肯睡,我要养大再卖钱。突然,俺被人抓住双脚倒吊在半空。
  这时,俺听见六妹小声对大哥说:今天早上是俺动了三哥的乳房,俺想尝尝那只奶的味道是不是不同,是俺害了三哥。大哥:别管他,反正他早晚是疯子!
  现在,俺被烤成了一只乳猪。
  这是一个饥饿的年代,俺的被吃是一种必然。俺只希望俺能被拥有俺的正主给吃了,而不是被一个不该吃俺的人大快朵颐。可是,这也是一个贪婪的时代,俺只能悲哀地等待俺的不可知的命运。
  好了,动筷子吧,不管你是谁!
显示/隐藏